比利时驻广州总领事官邸 | 从比利时到中国 跨越时差的情缘

摘要: 去年刚上任的比利时驻广州总领事Joris Salden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字——邵德辉。十几年的外交生涯让Joris习惯了满世界跑。来到广州一年后,他渐渐在这里找到了“家”的感觉。

11-10 09:14 首页 瑞丽家居设计


去年刚上任的比利时驻广州总领事Joris Salden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字——邵德辉。姓“邵”是因为它与比利时姓氏“Salden”发音类似,“德辉”则出自《礼记·乐记》中的一句:“故德辉动于内,而民莫不承听。”好客、儒雅、有绅士风度是这个比利时人给我们的第一印象,优良的品性和道德更是他一直坚守的行为准则。十几年的外交生涯让Joris习惯了满世界跑。来到广州一年后,他渐渐在这里找到了“家”的感觉。


比利时驻广州总领事Joris Salden先生



四海为家皆故乡


Joris的外交生涯是从肯尼亚开始的。他于2001年在内罗毕担任领事,然后去了意大利,再接连任职于土耳其和西班牙,2016年7月来到了中国广州。走南闯北的他俨然成了一个“全球通”,对各国的文化和美食了如指掌,能轻松切换使用6种语言;他家书架上的书也有多种语言版本。对大多数人而言,在每个国家只待三四年的经历很容易产生漂泊感,但多年的外交工作培养了Joris极强的适应性,“我能享受、融入每一个国家,把它们当家,因为这样我才能更好地开展外交工作。”



Joris在广州的家既是私人住宅,也是政府官邸,是总领事接待政商的地方,比利时外交部指派了设计师Fabio Melchiorri负责亚太区所有比利时政府官邸的设计,各官邸既要保持整体的统一风格,也要融合所在国的文化及入住外交官本人的喜好。在欧、非、亚三大洲都工作过的Joris把他那些年走过的“痕迹”都带到了他的家里。



官邸的硬装基调是百搭的现代风格,容易与任何软装搭配,这样在每一任总领事离任后,设计师便无需大动干戈重新进行装修。设计师Fabio Melchiorri在现代装潢的基础上添加了许多体现欧洲文化的装饰,多少也有点缓解总领事思乡之情的用意。这所官邸拥有挑高很高的两层空间,一楼是接待客人和举行宴会的地方,二楼则是Joris的私人领地。一楼非常通透,基本没有刻意的隔断,造访的客人会觉得更自由。


餐桌的布置极为讲究,餐具、餐巾、花艺、烛台、餐牌等都严格遵循西餐习俗。


精致的餐厅现在是Joris宴请客人的地方,每一个细节都极其讲究。桌布是比利时制造的,水晶杯也来自比利时著名的生产商。即便在不用餐的时候,餐巾和摆盘也摆放得一丝不苟。这个家最多能容纳70人,Joris每个月都会在这里举办三四次小型聚会,招待本地政商界的朋友。参加聚会当然是一种享受,筹备聚会则有大量的准备工作。光是布置餐桌就要花上四个小时——餐布和餐巾要提前洗好晾干、杯子要清洗并擦亮、餐单要打印、座次要安排、银器要磨、花饰要插好。餐桌的每一次布置都不一样。“让第二次来的客人感到新鲜,这就是我的工作。每一个细节都代表了我的国家”。和客厅、餐厅相通的露台正在设计中,Joris打算以后把一部分宴会改在露台举办。在BBQ或自助酒会上,开放的环境能让客人更无拘束,交流也更自然。


一进门的小型会客厅,位于玄关的一侧。


小型会客厅的墙上是从比利时带来的特色挂毯,给墙面增加了不少亮点。


Joris确实已经把广州当家了。他甚至把其在西班牙任职时收养的被人遗弃的腊肠犬也带了过来,小狗名叫Iago,得名于莎士比亚的戏剧《奥赛罗》。它现在是Joris的重要伙伴。每天看着它欢快地在屋子里跑来跑去,听着它的小爪子啪嗒啪嗒的声音,Joris就会觉得安心,感受到家的温暖。


走南闯北的收藏家


在欧洲,比利时有公认最好的古董收藏市场。那里的古董样式多、种类广、价格相对便宜,甚至有“没到过比利时古董市场的人称不上是古董内行”的说法。也许正是因为这样耳濡目染的熏陶,Joris有着收藏家的独到眼光。他从小就收集明信片,多年出使海外的外交经历让他逐渐爱上了古典艺术品收藏。每去一个国家,他就忍不住买下一些艺术品,而那些令他爱不释手的藏品也都跟随他来到了中国的家中。


玄关的几组家具和墙饰均为总领事的私藏,古典的欧洲风格给空间奠定了复古的基调。


Joris收藏的第一幅画作是他在罗马任职时买下的。当时他在画廊里对这幅画一见钟情,却因其高昂的价格而却步。他再次路过画廊时发现这幅画已经不在橱窗里了,以为别人买走了它,甚是失落。第二天一大早他赶在画廊刚开门时特意去问画的下落,欣喜地得知画还在,而老板因他的钟情同意拆去画框把画降价卖给他。Joris再次攒够钱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画廊把画框也买了回来。这幅画现在挂在他的卧室里,十五年的相伴使它有了沉重的岁月感,它对Joris的意义也非他物可比。在肯尼亚任职的第一年里,Joris买了不少非洲艺术品。但因为不懂非洲的艺术品市场,其手中的作品远非上乘之作。第二年他开始恶补非洲艺术品行情,才买到了优质的藏品。离开肯尼亚时,Joris把其大部分藏品卖给了当地一位私人藏家,自己只留了三四件最中意的精品,一直带在身边。


二层楼梯口有一个小型的私人餐厅,这里是他自己吃早餐的地方。


角落里的书柜收纳了总领事大量的外文书籍,包括意大利语、法语、英语、西班牙语书籍。


比利时著名人像艺术家Johan Tahon的作品,抽象而又略带哲学意味。


虽然家里的艺术品数量不少,但Joris可以随口说出每件藏品的年份、作者、背景故事。他收藏的画作大部分是欧洲人物画,并不一定是名人或皇室人员的画像。“我收藏的标准就是没有标准,我喜欢就买”。餐厅墙面上的人物画是法国画家Nicolas de Largillière的作品;客厅墙面上则有一幅法国画家Claude Lorrain的意大利风景画,它是Joris今年5月在布鲁塞尔买下的。Joris家中的几面墙上都悬挂着挂毯,它们来自比利时,绘制了生动的人物故事。Joris收藏这些艺术品并非为了投资,“我认为美学很重要,这些艺术品可以使我联想到历史”。他喜欢把不同风格不同时期的艺术品摆在一起,追求历史呈现在眼前的画面感。


卧室讲究对称美,平衡艺术更显庄重大方。


因为在每个国家任职的时间都不长,Joris格外珍惜自己和各个地方的缘分。四年不长也不短,认真融入中国文化、把广州当成家是Joris现在的状态。“我非常期待在中国遇到有趣的人和事。”Joris说。



设计师采访


梅望舒(Fabio Melchiorri)先生

梅望舒(Fabio Melchiorri)先生是一位比利时-意大利室内设计师。完成在罗马、伊斯坦布尔和马德里的几处比利时官邸的设计工作后,他于广州运作了自己在亚洲的第一个项目。明年他将协调所有比利时官邸的装修工作。


Raylihome:设计总领事官邸和设计普通住宅相比有什么不同的感受?

Fabio Melchiorri: 设计总领事的官邸除了要体现入住外交官本人的品位之外,还要反映比利时人的居住风格,向到访的客人展示比利时艺术,同时还要兼具本地的设计理念,让客人感觉亲切。譬如我现在在马来西亚设计比利时驻吉隆坡大使的官邸,就需要兼顾比利时和马来西亚的住宅风格;此外,它毕竟是政府房舍,必须有正式感,有利于行使其政府官邸的职能。

Raylihome:在Salden先生的家中,你是如何把中国文化、比利时文化、Salden先生本人的喜好相结合的?

Fabio Melchiorri: Salden先生有非常多的私人收藏,我从未见过藏品比他还多的外交官。这些藏品对我们的软装搭配帮助很大。此外,我们这次把现代风格、中国古代家具和欧洲艺术品混搭,是有趣的尝试。


拍摄花絮


拍摄前,总领事Salden先生在阅读《瑞丽家居设计》杂志。


拍摄结束后,Salden先生与《瑞丽家居设计》的到访人员合影。


《瑞丽家居设计》原创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
编辑/安岭

文/浮浮

摄影/吴冰

花艺/赵杉(广州SonrisaFlor花艺工作室)

设计/Fabio Melchiorri






首页 - 瑞丽家居设计 的更多文章: